她想要让言希,变得再坚强一些,不依靠任何人,走到她的身边。可是,他却在害怕,害怕见到她。他不敢依靠自己的双脚,走到她的身边,只因为,那些曾经遭遇过的伤痕累累。有人轻轻推开虚掩的门。那个瘦弱憔悴的大眼男人。那么费力,一步一步,走到她的身边。他蹲跪在她的床角,轻轻捧起她白皙的指,温暖的唇,吻了下去。他说,阿衡,我饿了。——书海沧生《十年一品温如言》

风往北吹,因为北方有季节的期盼;我往北追,是因为北方有我的期盼;你往北飞,是因为什么?因为我的错吗?

有时候人就是这样,遇到再大的事自己扛忍忍就过去了,听到身旁的人一句安慰就瞬间完败。后来才明白,怕的不是冷漠怕的是突然的温柔,怕的不是自己吃苦怕的是身边的人为你难过,怕的不是孤独怕的是辜负。